《2006.05.06微风在中山大学》[图文]




(老狼)我来按那张全乎的顺序从左到右,从第一排到第二排告诉你:
宇雨、老知、大石头、mashang、三更罗、后知、leemiao、荷萍
珠江、南风、微风、西里、老狼、昀梅、小芳(leemiao的太太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嘤其鸣矣,求其友声——我的庐山聚会感慨

[老三届论坛] 用户名:宇雨

说是“庐山”,不过是说“中山”,且就是“中山大学”而已。就象本来是皇帝独占的明黄色,如今咱老百姓玩玩它,也不是什么罪过一样。俺今儿就玩玩这“明黄色”,明着是调侃,也不免怀有耸人听闻之意,故意将“中山”说成是“庐山”。

我的自言自语:
我的经历较为特殊。1965年,我考上了中学,文革开始不久,因家境不好,便从中学退学,进入社会干活了。先是替人拉板车,后来进入机械工厂,当了钳工学徒。从此,正式计算工龄,今天干的,早已经是第四十年工龄的活了。

当我独自离开中学同学,进入工厂当学徒以来,一直生活、工作在年纪比我大很多的人中间,其间的孤独感,真是一言难尽的,并且持续了许多年,养成了非常自卑的性格。

正由于这种经历,参与到同龄人的群体中来,就是我一直的渴望。
由于我比较特殊的经历,使得我有一些看法和观点,可能会显得与众不同,所以,我就极其渴望与同龄人交流和讨论。有时候,甚至有渴望与谁辩论一通、杀个片甲不留的,以一浇胸中块垒。

所以,对于中山大学的网友聚会,我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的。
首先,我在六日上午就到了中大,先是找好了招待所,定了一个三人房间。准备午后好好休息一番后,再赴同学会的。潜意识里,还有与同好联床夜话的安排。

其间有个小插曲。
我因记错了集合地点,将“中大西门”误记成“中大正门”,差点错过了与网友见面的机会。直到超过集合时间二十分钟,才想起西门附近有网吧。于是,匆匆上网求助。幸好,在网友们的帮助之下,于六点左右赶到了聚会的餐厅,见到了诸位。

网友印象
进入餐厅,第一个见到的,就是老狼。
我本想顺口而出的,就是“老狼真漂亮”,不过没敢说出来,用广州话来说,是“怕失礼死人”哩。
我非常感谢老狼他们为老三届网站做的许多工作。当面谢谢她也是应该的。
我在去年初注册于老三届,但由于自卑感,只在去年八月份才试探性发了篇着重于自我介绍的《我是另类的老三届吗》。多亏大家理解了我,并且通过这一篇文字,非常高兴于在此找到了众多的同学,可以与同龄人一起交流看法和经历,就象在各地公园里随处可见的老头老太太,有个精神的家园。找到了精神上的家园,就是我在老三届网站的第一个收获。

老三届,这个我刚找到的精神家园,不久就上不去了。经过老狼们一番努力,后来再次重开,我又陆续向大家报告了我的知青经历。
我总觉得,将自己的经历和观点主动说出来,有助于大家更快地认识我个人,是非常重要的:融入同龄人的圈子,改变自我封闭的环境,不就是我所渴望的吗?这就是我往往喋喋不休地主动表达自己的看法,就是“生怕大家不了解我”的自卑心理作怪。
我过去是个机修钳工。当工人们围着一台出了故障的机床时,总是七嘴八舌地以最直接地说出故障所在为荣。我大概就养成了这种习惯,故意大胆而主动地接触网友,以使大家更快地熟悉我个人。

所以,在中大的聚会上,我常常是见面握手后,就迫不及待地主动挑起话端,以便有机会表明自己的观点。
一个重大的收获,就是见到了钦佩景仰已久的三更罗。
我从别的网上,看到过他的许多文字,赞同他的许多看法。握手寒喧之后,我们谈了许多事情:关于体制、关于腐败、关于历史。谈到我们不过是老三届中的幸运儿,还能在网上聚会聊天。更多的同龄人,由于生活的经历不同,至今还生活在社会的底层,苦苦挣扎求生存。
甚至,我们还谈到过归国华侨的问题。因为我岳父是马来西亚的归侨,三更罗他正好是从事侨务工作的。不过,由于聚会的时间仅有短短的几个小时,许多情况下,都是他在听我喋喋喋不休,我尽量明白地说出自己的观点。甚至于他还没有来得及回应我的争辩。唯一的遗憾,大概只有在博客上才能聆教了。

还有一个大的收获,就是见到了李苗大哥哥,并且我们交谈了一些看法,印象中,他是个颇有大哥风范的人。
去年,我刚怯生生地进入老三届网站时,李苗大哥就发出了欢迎的声音,给我的鼓励很大。尽管我在其他的坛子里,也经常发表些大胆的言论,但我终于留在了老三届。用我给蓦然大姐的话来说,我喜欢的是这个坛子够平和宁静。当我在网海里感到累了的时候,这个坛子就是我休息的港湾。
我们还交换了对过去知青岁月的看法,关于青春无悔还是别的什么。李苗就象一个大哥哥注视着小弟弟,平静地分析了网友间不同的看法是正常的,特别指出,这些不同,不一定表明大家有多大的分歧。
此外,我还和荷萍和老知进行了交谈。
荷萍和我都是钳工出身。他在划线钳工的岗位干了多年,我在机修钳工和安装钳工岗位干了多年。不用问,在一个可以分细工种到“划线钳工”的单位,肯定是大厂。不同的是,在大厂,划线就是划线,比较单调。而我在小厂,钳工活的一切,从划线到机械加工,从机械加工到钳工加工,从钳工加工到钳工装配,甚至包括搬搬运运,全在工作职责之内。
这样有好处,就是我在各种各样的岗位上,学会了各种各样的技能,扩宽了知识面。
老知属于经理级的人物,常常要为行政工作动脑筋。他和我谈论了为什么外国的机床质量比较好。这恰恰属于我的专业范畴。
可惜的是,天下大雨,时间不觉就到了该说拜拜的时候了。由于大家都还有各自的工作,行色匆匆,所谓“联床夜话”,也就只能付之泡影了。
本来,如果有时间,我还想与西里和后知她们交谈的。我读过她的西里村系列,也知道这位第一次开放高考就考上国家重点大学的高才生,仍然是那么美丽。国外的经历,相信可以给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土包子开放眼界。可惜,还是时间问题,只能说再见了。
青春不再,岁月无情。我算是老三届中年龄比较小的了。年纪比我大的人,已经退休了。或许,今后几年,仍然是我们活跃在网上的时间。但是,终究,我们老了,大概人生就只剩下了还能上上网的体力了。跟着来的,是连上网的体力也不够了。于是,就到了我们对这个世界说拜拜的时候了。


该贴于2006-05-11 10:12:24被宇雨编辑过

遍迹人海觅知音,尘世哪有几人同?报国有门直须报,莫将春华付秋风。志大谨防才学疏,眼阔须教手不拙。他日回首遗憾事,化作宇雨尚几多?
本贴于2006-05-11 09:36:35在 乐趣园 → 海阔天空 → 老三届论坛发表.


本贴跟从标题:

宇雨发往社区去吧! 【老呆】 2006-05-11 12:16:17 (50)
社区进不去 【古朱】 2006-05-11 12:51:41 (22)
多试几次 【老呆】 2006-05-11 13:03:46 (136)
宇兄说的都是掏心窝子的话! 【mingde111】 2006-05-11 11:13:17 (0)
那天 【宇雨】 2006-05-11 11:25:16 (216)
我们之间大大的有机会,我比较喜欢历史,我会从历史的角度和您探讨任何问题 【mingde111】 2006-05-11
11:28:42 (0)
找到对手了! 【宇雨】 2006-05-11 11:34:11 (0)
我父亲就是历史和中文方面的教授,我小时候读最多的书就是历史书; 【mingde111】 2006-05-11
11:38:12 (0)
热烈祝贺老兄进入网络初级阶段! 【〓█●】 2006-05-11 10:51:09 (0)


编辑 荷萍